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烟台能否治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14:57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烟台能否治白癜风,一些食物能铺助治疗白癜风,烟台白癜风好根治吗,黑龙江白癜风的危害,福建白癜风专家,北京治疗白癜风得多少钱啊,湖南冯小刚白癜风

春风吹皱了白洋淀,北国江南遍地春。中央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通知发布后,恰似一阵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。

4月4日,慢新闻-重庆晚报特派雄安新区采访团队深入被誉为“北国江南”的雄安新区现场,走访经营者、原住民、淘金者、公务员,为你揭开雄安新区真实的3天。

“你不能改变世界,那就等着世界改变你。”每一个身处雄安新区的人,正在这场划时代的建设中被不期而至地改变。

“幸运者”的笑声

35万买的房现在有人出价200万

  

候车的李女士谈起未来:准备搞一个快餐车,到工地送饭

李女士与丈夫带着儿子,从老家邢台到安新县城做小生意,至今已有6年时间。

“我从安新回到老家后,才知道安新成为了新区。”4日上午10时30分,河北省石家庄公路主枢纽——运河桥客运站,正在站台等候前往安新大巴车的李女士戴着口罩说,她听到这个好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“非常幸运”。

李女士一家3口均在安新县城。夫妻俩经营着一个快餐店,主要为附近工地的工人们提供盖饭、炒饭。今年11岁的儿子在县城上小学。

“我趁着清明节放假,4月1号带着儿子回老家探亲。”李女士说,没想到刚到家不久,就听到安新被划为雄安新区的好消息。

幸运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家身处雄安新区的核心区域,有幸能够见证雄安心区的从无到有、从有到强;另一方面是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已经在安新购置了一套100多平米房子的她,不用像那些炒房族到处去想办法买房子。

说起房子,李女士爽朗大笑——光听声音,仿佛你就能看到她隔着口罩的夸张嘴型。两年前,李女士和丈夫通过在安新的几年打拼,在安新县城花了约35万元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。“我这套房子,现在已经有人出价200万了。”

对于这对经营小生意的夫妇来说,200多万元意味着什么呢?李女士卖的盖饭,一般15元—16元/份。也就是说,他们要卖12.5万份盖饭或炒饭,才能有200万元营业额。在一个身处县城的小餐馆,这谈何容易。

说起设立雄安新区以后自己的打算,李女士说,她要和丈夫扩大经营,多购置一些流动餐车,今后哪里有工地,就把流动餐车开到哪里。

“我还不晓得安新现在是个什么样子。”尽管离开安新才3天时间,李女士急切地想知道安新的现状。她一边与慢新闻—重庆晚报记者交流,一边等班车,由于原定11:30的班车到了12:00仍未到来,李女士不断地询问身边的乘客,还拨打电话催促车站方赶快发车。

待大巴车到达安新县城时,迫不及待的李女士拉着儿子的手,一溜烟儿地下车跑得没了踪影。

外来客的急迫

山东做工程的四川人专程来“调研”

  

四川遂宁人詹先生在山东从事建筑工地电力施工,得知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后,坐长途汽车来寻找施工的机会。

一身简朴的衣服,一个红色的手提袋。4日下午14:37,安新汽车站迎来了一位平凡而又不普通的客人。

说他平凡,因为这是最近几天前往安新众多客人中的一员;说他不普通,因为这是专程从外省赶到雄安新区准备淘金的人。这位客人叫詹洪中,四川遂宁人。

“我是专门从山东菏泽赶过来的。”詹洪中说,他有个20多人的施工团队,既可以做电力设备施工,又可以做土建施工,多种工程都可以做。“我前不久才带着团队从四川到了菏泽。”

4月1日,他从新闻上得知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以后,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适的机遇,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,决定尽快要专程到雄安新区考察一番。

“我3号从菏泽出发,坐了7个小时大巴到了石家庄。”为了尽快赶到雄安新区,4日一大早,他就赶往石家庄汽车站,准备乘坐头班车安新,没想到还是晚了。

对于在雄安新区寻找商机,詹洪中充满了信心,刚走下大巴车,詹洪中便与当地居民攀谈了起来,了解土地价格、了解房屋价格、了解拆迁政策······

詹洪中说,这几天,他要到雄安新区的各个工地去多“调研”。

原住民的欣喜

土地80万元一亩也没人愿意卖

  

安新汽车站外,等候拉客的三轮车司机在和记者谈起房屋交易时摆手说,政府已经不让进行了。

  

三轮车司机刘国新家里有三亩地和百多平米的宅基地,他身后的空地都属于他家所有。

“坐不坐车?你们是来买房,还是来买地?”我们刚踏上雄安新区的热土,立即围上来四五个当地居民,热心地询问我们来安新的目的。

4日下午14:55,安新汽车站,今年62岁的刘国新正在等待乘坐三轮车的客人。刘国新是地道的雄安新区原住民,家住安新安县新镇刘村。刘村很多土地与县城只隔着一条马路。

“我在安新汽车站开了10年三轮车。”刘国新说,他家共5个人,自己和老伴、儿子、儿媳、孙子。“儿子和儿媳带着孙子在深圳做生意,儿媳是香港人”。

得知我们从重庆专程到雄安新区,刘国新给我们介绍了设立雄安新区消息公布前后的变化。

刘国新说,在设立雄安新区消息公布前的几个月,当时大家正准备种麦子,突然接到村委会的通知,全部的土地都不种任何东西了,政府对每亩土地的春季作物补助500元。

  

在今年春分的时候,当地政府已经要求村民不在土地上种植农作物,刘家的土地上只留下几株去年枯萎的玉米杆。

设立雄安新区消息公布以后,刘国新的身边又发生变化。他说,附近一些在建的工程,工地都停工了。“没有外出打工的年轻人,现在要么到鞋厂上班了,要么到县城开三轮车,工地上暂时没有活儿干了。”

为了让我们对他家的情况了解更多一些,刘国新开着三轮车,载着我们来到了他家的土地上。“我家这片土地,大约有三亩左右。”刘国新指着眼前一片土地说,去年村里面有人卖了一些土地,好像是35万元到40万元一亩,现在80万元一亩也没人愿意卖。

谈到未来的生活,刘国新笑着说,国家喊怎么干,他就怎么干。

刘国新还有一个心愿是,希望儿子的生意,能够从一个特区来到又一个特区。“国家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公布以后,儿子从深圳打了电话回来问情况。”这次与儿子通话,到底说了什么?刘国新笑而不言。

主管部门的动作

一个多月前就“冻结”房产交易

  

  

安新街道上,一家房产交易的店铺已经关门停业,门上贴上了政府的封条。

“很多炒房客跑了一趟空路。”4日下午15:43,位于安新县雁翎西路的一家宾馆,前台工作人员说,从4月1日到3日,全城宾馆的房间几乎爆满,很多都是前来准备炒房的人,结果很多人都跑了一趟空路。

上述工作人员说,政府在一个多月前就“冻结”了房地产交易。炒房族买房子,只能与卖家私下签协议,待过户解冻后再去办理手续,这也就是有的人说的黑市交易。但对炒房族来说风险相当大,有再大的胆子,也鲜有人敢采用这种方式。毕竟没有法律保障,况且一套房子的现在总价也不低。

正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说,在这家宾馆的旁边一条街上就有一家链家房产交易的门店,店门口贴着一份落款为安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《致广大购房户的公开信》,落款日期为2017年2月27日。

公开信中,安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称,依据有关法律规定,房地产开发企业销售商品房,必须依法取得《国有土地使用证》、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》、《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》、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》、《商品房预售许可证》,即“五证齐全”。

  

安新县城边上的一些建筑工地已经停工。

安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指出,在“五证”不全的情况下,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自行或委托其他机构和个人进行销售,任何以收取定金、意向金等方式变相销售“五证”不全商品房都属于违法行为,购买此类房屋不受法律保护。

对于可能存在的购房风险,安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提醒,希望广大购房者增强自我保护意识,在预定或购买商品房时,一定要查验所购商品房是否已取得合法证件(五证),不轻信、不传播、不参与各种房地产违法项目的宣传及销售活动。

与此同时,安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还公布了房地产违法销售行为的举报电话,希望购房者对当地房地产行业的违法行为进行举报。

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,在这家房地产中介的门店上,安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2017年2月26日贴上了封条。

公务员的震惊

之前当地盛传设地级市——白洋淀市

  

安新县政府大楼

突如其来的消息,不仅原住居民兴奋,公务人员也感到“震惊”。

小马是安新县委一个部门的公务员,已经进入该部门工作多年。“听到中央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时,我们当时正在放清明节假。”小马说,他当时正在家里面休息,突然接到妹妹从外地打来的电话:“哥哥,我们这里成特区了!”

“我接到妹妹的电话,当时第一反应是‘愚人节玩笑’。”小马说,接着自己就接到了取消放假赶紧回单位加班的通知。

小马透露,国家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,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,即使当地人也不知情,直到消息公布时大家才恍然大悟。“在设立雄安新区消息公布以前,我们这里盛传的是另外一个版本——设立白洋淀市,行政级别为地级市。”

“今年3月份的时候,县城突然来了很多外地人买房。”小马说,当时大家都以为是“白洋淀市”传闻的带动。没想到市场的嗅觉竟然那样灵敏。

安新县另一位公务员坦诚,在雄安新区的详细规划出台前,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具体该做什么,一切都只能听从上级安排。

改变正不期而至,这5个小故事,仅是雄安新区这几天的缩影和碎片,实际上,还有更多“春天的故事”在雄安新区这片热土不断上演。

  

慢新闻-重庆晚报最新航拍安新县城

  

安静的安新县城

记者手记

乘着春风进新区

“错过了深圳和浦东,不能错过雄安。”接到赶赴雄安新区范围内现场采访任务时,我们的第一反应是这样:没有通过采访记录下深圳和浦东的历史瞬间,一定不能在雄安新区这片热土即将开发时留下遗憾。

河北VS北京

雄安新区位于京津冀地区核心腹地,对于我们位于祖国西部的地区而言,进入雄安新区范围内现场采访,至少有两个选择,一是从河北有省城石家庄进入,二是从首都北京进入。

两个地方进入雄安新区范围,路程、耗时,可能差不多,到底选择哪里进入呢?考虑到雄安新区的核心区域在河北,于是我们选择了从石家庄进入,希望能够从石家庄了解到更多关于雄安新区的内容。

2017年4月3日晚10:25分,我们乘坐的河北航空NS3242次航班准时从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起飞,目的地为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。

正如我们上飞机前所预料的一样,在航班上,不少乘客谈论的话题,都离不开4个字——雄安新区。

4月4日凌晨零时30分,航班降落在正定国际机场。走出机场大门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就像中央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掀起的热浪一样,让人感到浑身暖和。

高铁VS大巴

尽管我们凌晨才到达石家庄,入驻酒店也已接近2点,但是仍然掩饰不住即将进入雄安新区的兴奋,4月4日一大早就起床开始联系河北相关方面。

从石家庄前往雄安新区的这段路,我们又面临着2个选择,一是乘坐高铁,二是乘坐大巴车。坐高铁可以免去节日高峰的堵车之苦;坐大巴或许可以获得更多意外的惊喜。

考虑到乘坐大巴车可以与生活在雄安新区的人更多交流,于是我们在石家庄运河桥客运站购买了前往安新的大巴车票。

安新是雄安新区的核心区之一,目前从石家庄前往安新,每天只有3班大巴车,一班是上午5:30,另一班是上午8:30,还有一班是上午11:30。

车上,果然收获颇多。与我们同车前往安心的,有在安新做快餐生意的李女士,也有专程从山东赶赴雄安新区寻找商机的詹先生。

宏观VS个体

进入雄安新区以后,我们又面临2个选择,到底通过采访记录新区的宏观情况,还是记录与新区血脉相关的个体?

每一次特区或新区的建设中,除了当地城市面貌的巨变、经济的腾飞,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个体都会被不期而至地改变。这种被改变亦是分享新区建设成果的一种体现。

于是,我们决定将笔头和镜头,瞄准身处新区的一个居民、一个家庭、一个村庄、一个企业。

可能更多人不知道的是,尽管外界对雄安新区炒得热火朝天,但是雄安新区的人民,在兴奋之余保持着表面的淡定,比如,家有几亩地有上百平方米房子的人,该开三轮车还是没有闲着;老人们还是坐在街边谈论是谁家有多少平方米房子;孩子们还是悠闲地玩耍着娱乐设置;餐馆还是过了饭点不再提供服务······

  

安新县城的人们,依然过着恬淡的生活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甘肃能否治愈白癜风